相关文章

哭泣讲究“快准狠” 葬礼成形式孝心变了味_枣庄新闻_枣庄大众网-...

  俗话说的好,生老病死本是世间常事。与出生一样的是,人也终会有寿终正寝的那一天。当那一刻来临时,亲人朋友都将为其送行,开始操办“白事”。6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受丧葬文化影响,我市丧葬礼仪颇重。但现在丧葬仪式有开始形式化的趋势,不少年轻人甚至坦言,哭丧时只能大声假哭,着实哭不出来。

  哭泣讲究“快准狠”

  “哎呀,我快愁死了,我是真的哭不出来,大家一定会笑话我的。”家住薛城区陶庄镇的小李说。据了解,小李的母亲在前段时间因身患重病过世,小李年少丧母,自然是悲痛欲绝,可是他并没有时间悲伤,因为还有一大堆的丧葬仪式等着他去操办。

  从穿衣到化妆,再从报丧到守灵,一点经验都没有的小李是忙得晕头转向。“这些丧葬仪式我根本一点也不懂,都是听管事的人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也不知道那些管事的人是多好的记性,如此繁多的步骤让我背上几天几夜都很难全记下来的。”小李表示,虽然步骤很多,但好在他学习能力很快,倒也没出什么差错。只是唯有一件事情令小李感到烦恼,那就是每逢哭丧环节他总是哭不出来。

  “并不是说我做儿子的没有孝心,也并不是说母亲的离去我不痛心,事实上母亲离开了我,我比任何人都感到伤心难过,平时眼泪也没少流,但这个哭丧讲究的是‘快准狠’,也就是说哭丧一开始,眼泪就要快速的流出来,时间要拿捏准确,哭泣的程度要凶狠,否则就意味着不孝,周围的亲戚朋友也会看笑话的。”小李说,由于对丧葬仪式的不了解,因此什么时候需要哭丧,什么时候不需要他一无所知。而当别人让他哭的时候,小李则努力控制着情绪,好不容易想起母亲的音容笑貌而有哭意时,哭丧就结束了。“周围好多人在那看着,有的人还在指指点点,无形中给了我好大的压力,我是真的哭不出来。”小李郁闷地表示,“难道我哭不出来就真的不孝顺吗?”

  丧葬仪式普遍形式化

  像小李这样哭丧哭不出来的现象十分普遍。随着80、90后的成长,其父母也开始逐渐年迈。有的年轻人在失去亲人后,这时将繁重的丧葬仪式加诸在这些对其一无所知或者一知半解的年轻人身上时,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几月前记者曾在薛城区常庄镇见到有人操办“白事”,按照丧葬习俗,所有的孝子必须在灵棚守孝烧纸,而记者却发现灵棚内空无一人,孝子们都在棚外与朋友聊天。每当有亲戚朋友来吊唁死者时,孝子们才象征性地回到灵棚守孝。不仅如此,吊唁结束后本应有孝孙在灵棚外下跪磕头谢客,然而记者发现孝孙虽然也在灵棚外下跪,却是拿着手机不知在玩些什么,其心思根本没有放在谢客上面。除此之外记者在灵棚不远处一个僻静的胡同内看到,七八个年轻人正围在一起打牌,询问之下才知道这些都是孝孙的“仁兄弟”,受邀前来“帮忙”,来到之后却发现根本没什么好帮的,无聊之下才躲在此处娱乐一番。

  移风易俗 厚养薄葬

  丧葬风俗逐渐形式化,人们为了追求“面子”对死者“风光大葬”。丧葬文化本意是在于通过这些繁琐的仪式来体现对死者的尊重与哀思,但现在的情况却与相反,人们首先注重人们的看法,而对死者的哀思却是放在了第二位甚至更靠后,未免有些本末倒置。

  枣庄各区市多部门曾联合向市民发出倡议书,反对婚丧大操大办,树立社会文明新风。其中针对丧葬白事上,各部门提倡丧事俭办,树立厚养薄葬的新观念,倡导文明简朴的丧葬礼俗和文明科学的丧葬活动。不仅如此,当下在一些大城市内,早已取消了这些繁琐的丧葬仪式,只是简单的举办一个哀思追悼会,亲戚朋友前来吊唁后,大家一起吃顿饭就结束了。可见政府提倡的厚养薄葬观念是有成果的,但对于深受丧葬文化影响的地区,尤其是在农村,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改变这种观念的。 (记者 寇光)